這兩天,詩人烏青在微博上又火了。烏青此番走紅,很大程度源於其名為《天上的白雲真白啊》的詩選,微博網友“夢想家莊小亂”發了一組這本詩選的圖文微博,然後感慨:“看完真的感覺自己白活了。”很快引來3萬餘次轉發,近6000條評論。有網友說,“如果這詩出到試卷上讓我做閱讀理解,我把腦子想爛了也寫不出一個字。”(11月15日《江海晚報》)
  烏青為什麼這麼紅?先看看他的詩作:《假如你真的要給我錢》中,一組銀行賬號就成了一首詩,而在《月下獨酌》中,整個引用了李白的《月下獨酌》,只在結尾加上一句“這首詩是李白寫的”,然後也成了詩。很顯然,這種詩說得客氣是極度白話,說得不客氣就是極度廢話。烏青體走紅,無疑是網路時代文藝的悲哀。
  近年來的詩歌創作,已經陷入毫無章法的境地。梨花體、羊羔體、烏青體層出不窮。這一類詩歌大多沒有實質內容,甚至無病呻吟,烏青體乾脆直接引用李白的詩作,這樣的文字也算“詩歌”,顯然是對詩歌創作的褻瀆。
  令人感到不解的是,這樣的詩歌竟然能出版發行,而且有人為之叫好,就連出版商也認為“有價值”。著名青年作家、《新周刊》副主編蔣方舟也發表長文聲援烏青,直言“我很喜歡烏青體”,並說稱:“看不懂就看不懂,因為它被寫出來,也不是為了被看懂的。”
  蔣方舟顯然低估了大眾的智商。烏青體廢話連篇,公眾怎麼可能連廢話都看不懂。公眾看不懂的,是“烏青體”走火入魔的“創作”方法。詩歌應是語言的精華,廢話連篇,毫無美感的烏青體走紅,只能讓詩歌創作走入死衚衕。
  當今社會,人們的思想越來越解放,價值觀日趨多元。理性表達自己思想是每個人的權利,但這不代表可以不著邊際。誠如詩歌評論家、《揚子江》詩刊執行主編子川所說,“個人表達的方式,無可非議,但把握分寸非常重要。”
  魯迅先生在小說《藥》中有一段精彩的描述:“頸部都伸得很長,仿佛許多鴨,被無形的手捏住了的,向上提著。”魯迅先生的“鴨論”,所描繪的是當時民眾“圍觀”革命者被殺時候的情景,面對革命者的拋頭顱灑熱血,國人卻是如此冷漠、麻木不仁。魯迅的“鴨論”無疑是在哀其不幸、怒其不爭。
  對烏青體的“追捧”,其實是網路時代的“景觀”之一。烏青體一齣,看熱鬧的多這很正常,但是,圍觀者是非觀的缺失才是最可怕的。就在幾年前,有女孩想跳樓,大批的圍觀者跟著拍照、起哄,“跳啊,快跳”的起哄聲,和魯迅所說的“鴨論”有什麼區別?同樣,任由烏青體走紅,是這個時代的悲哀,也是文藝的悲哀。
  文/張衛斌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烏青體走紅,網絡時代文藝的悲哀)
創作者介紹

泡湯

ya90yaxxd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